“找”字贯穿督察进程

时间:2022-05-14        

  从4月6日正式入驻,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云南工作已经有几天时间,完成了第一阶段省级督察的阶段性任务。在接下来的15天左右时间,督察组的工作重心将向市州转移。

  4月9日,昆明市某高尔夫球场,一架无人机缓缓起飞。实时传输的视频,清晰地呈现了整个球场和滇池的位置关系。

  实地查看具体点位,有针对性地了解相关问题,“常规动作”完成之后,督察人员径直走向了球场后山的一片树林。在当地同志的帮助下,一行人又有“新发现”——找到了之前遗落在这里的另一架无人机。

  原来,督察人员已经关注这个点位很久。“今年3月上旬和3月底,我们对这里进行了明察暗访。”负责现场督察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暗访时天气情况较差导致飞机失控,加之天色较晚,就把这台无人机暂时“留在”了这里。

  丢失的无人机失而复得,只是督察工作中的一个“小插曲”。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和“回头看”以来,生态环境部西南督察局一直在结合整改督办、日常督察、专项督察等工作,持续关注、动态更新云南省生态环境保护情况。

  “决定对云南开展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后,我们又迅速成立工作专班,于2021年1月下旬和3月上旬集中开展了两轮次摸排,并采取走访调研、网络搜集等方式全面梳理问题线索。正式入驻之前,我们共归纳总结了90多条重点问题线索。这些都为进驻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督察组总协调人、西南督察局局长张迅介绍说。

  除了90多条问题线索,督察人员第一阶段的“口袋书”还有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以及“回头看”的反馈意见、问题整改清单和云南省的整改措施等材料。

  这其中,云南省委、省政府提供的《云南省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情况介绍》(以下简称《情况介绍》)“备受青睐”。

  “高原湖泊保护任重道远。”“生态保护修复任务艰巨。”“生态环境保护能力和水平不高。”在《情况介绍》的材料上,不同督察人员勾画着不同的内容。但查找的,都是此次督察的重点。

  “前期归纳总结的重点,以及云南省情况介绍材料中自查的问题,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重点内容。”负责材料分析的督察人员表示。

  此次督察,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改进督察方式方法方面也有尝试:在省级层面督察期间,就针对某一具体问题,以函询的方式向相关市州和部门了解具体问题。

  “根据梳理归纳的问题线索,聚焦重点,有针对性地让地方提供专项说明,既提高了我们的工作效率和质量,也让地方有的放矢,无须再提供繁杂的材料,这也是为基层减负的具体措施。”张迅说。

  时钟指向晚8点,督察组受理投诉的电话铃声不再响起。但负责信访投诉的督察人员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

  除了分析汇总当天的投诉举报情况,准备第二天的转办材料,督察人员的另一项重点工作,是对投诉办理的情况进行电话回访。

  这项工作并不简单。因为第一批督察和“回头看”共交办云南省3232件群众信访投诉,在其中找到有代表性的,需要丰富的经验。

  “电话回访的比例不低于举报问题转办数量的2%,主要内容包括对查处整改结果是否满意,对督察工作的满意程度等。”督察人员介绍,除了电话回访,督察组还将在下沉阶段对信访投诉的办理情况进行实地回访,主要针对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以及本轮督察新转办的重点问题,比例不低于1%。

  据了解,为使实地回访更有针对性,用好群众举报这座“金矿”,督察组研究了专门的工作机制。结合电话回访内容,由专人汇总相关信息,并分析可能存在的案件办结质量不高,甚至敷衍、虚假整改等情况,向下沉小组推送具体点位。

  同时,督察组还保留了机动人员,如有必要,将对重点问题以及下沉小组可能覆盖不到的市州进行现场回访和核查。其最终目的是将压力真正传导到位,督促地方处理好信访投诉,让人民群众满意。

  “通过第一阶段的梳理和总结,我们的线索更明确,问题也更聚焦。查找问题,追根溯源仍然是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对于云南省在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取得的进展和成效,我们也将实事求是地给予总结。”张迅表示。